民银研究:进出口超预期回暖,2024年进出口有望稳步回升

2024-01-14 10:09发布

(原标题:民银研究:进出口超预期回暖,2024年进出口有望稳步回升)

文 丨 温彬 应习文 张梦婷

摘要

2023年12月我国进出口超预期回暖。按美元计价,12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5319亿美元,达到年内峰值;出口3036.2亿美元,同比上升2.3%,进口2282.8亿美元,同比上升0.2%。从原因看,“低基数”是主要支撑,“弱外需”有所改善,“低价格”继续形成拖累。

从国别看,对美出口同比下滑,对欧盟、日韩、东盟出口跌幅明显收窄,对非洲、拉美、俄罗斯出口保持较高增速;自美国进口跌幅收窄,自欧日韩进口正增长,自主要发展中国家进口分化。

从产品看,机电产品项下,汽车、船舶出口延续高增长,手机出口回落,液晶等其他耐用品出口持续改善;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转增。初级产品进口延续高增长,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增速下滑。

展望2024年,我国外贸形势将稳步回升。从外部因素看,美欧或将于下半年进入降息通道,美国2024年有望进入补库周期;从内部因素看,低基数、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回升将对进出口增速形成有力支撑,自贸区提升战略加快实施有利于提升我国出口商品的国际竞争力。

民银研究:进出口超预期回暖,2024年进出口有望稳步回升

一、看整体:出口、进口同步回暖

海关总署2024年1月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按美元计价(下同),2023年12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5319亿美元,达到年内峰值。其中,出口3036.2亿美元,同比上升2.3%,高于预期(1.9%)和前值(0.5%),为今年5月份以来最高增速;进口2282.8亿美元,同比上升0.2%,同样好于预期(0.1%)和前值(-0.6%);12月贸易顺差753.4亿美元,同比上升9.2%。出口连续两月正增长,进口增速继10月后再次转正,进出口同步回暖、修复斜率超预期,反映内外需形势均有所好转,我国进出口或已走出底部区间,步入上行通道。

从原因看,“低基数”是主要支撑,“弱外需”有所改善,“低价格”继续形成拖累。从基数看,受疫情影响,2022年同期我国进出口规模急剧下滑,出口同比下降12.6%,进口同比下降7.5%,低基数效应是推动出口同比增速转正的主要原因。从外需看,暂停加息背景下,美欧经济景气度均有所回升,美国制造业PMI指数上涨、非农就业与通胀超预期反弹,反映美国内需仍有韧性,有助于改善全球贸易形势;欧元区制造业PMI小幅回升,加之圣诞节节日效应,进口需求大幅上涨。从价格看,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仍在继续,12月月度平均CRB综合现货指数同比下降7.7%,较上月扩大2.8个百分点。

一般贸易支撑进出口回暖,加工贸易形成拖累。12月一般贸易出口1975.3亿美元,同比上升2.2%,一般贸易进口1479.4亿美元,同比上升3.9%,一般贸易顺差495.9亿美元,同比下降2.7%,一般贸易进出口同步好转。12月加工贸易出口573.2亿美元,同比下降13.7%,加工贸易进口326.9亿美元,同比下降7.9%,加工贸易顺差246.3亿美元,同比下降20.4%。从占比来看,一般贸易出口占比上升至65.1%,加工贸易出口占比相对下降,反映我国出口产品结构不断调整优化。

二、看国别:除美国外出口全面改善,自发达国家进口反弹、自发展中国家进口放缓

对美出口同比下滑。12月我国对美国出口同比下降6.9%,逆转了11月份的转增态势。1-12月累计同比下降14.0%,是对主要国家中年度跌幅最大的。值得注意的是,当前美国经济韧性强,12月美国制造业PMI指数为47.4%,非农就业超预期坚挺,内需依旧强劲。因此对美出口下滑,主要原因来自于美国“去中国化”仍在继续,双方经贸关系有待进一步加强。

对欧盟出口跌幅明显收窄。12月我国对欧盟出口同比下降1.9%,前值为-14.5%,增速为2023年5月以来的最高值。1-12月累计同比下降10.8%,降幅较1-11月扩大0.7个百分点。欧元区于10月停止加息,此后经济景气度持续回升,12月欧元区制造业PMI为44.4%,较上月扩大0.2个百分点。此外,圣诞节采购亦是欧元区进口需求回升的重要原因。

对日韩出口跌幅收窄。12月我国对日本出口同比下降7.3%,降幅较上月收窄1.0个百分点,1-12月累计同比下降8.9%,降幅较上月收窄0.1个百分点。12月我国对韩国出口同比下降3.1%,降幅较上月收窄0.5个百分点,1-12月累计同比下降8.4%,降幅较1-11月缩小0.6个百分点。对日韩出口跌幅同步收窄,一是由于2022年同期低基数,二是由于全球半导体行业进入景气周期,带动亚洲产业链修复,我国与日韩之间存在上下游关系,日韩出口修复带动从我国进口上升。

对东盟出口跌幅收窄。12月我国对东盟出口同比下降6.1%,降幅较上月收窄1.0个百分点,1-12月累计同比下降7.7%,降幅较1-11月收窄0.2个百分点。我国对东盟出口跌幅缩小,既有2022年低基数支撑,也受到东盟部分经济体景气度回升的影响,菲律宾和印尼的制造业PMI已连续多月高于荣枯线,越南出口保持高增速,12月同比上升11.0%。此外,9月份以来东盟已超越欧盟成为我国第一大出口目的地,12月我国出口东盟占比为16.5%,RCEP签署使我国与东盟的经贸合作进一步增强。

对非洲、拉美、俄罗斯出口保持较高增速。12月我国对非洲出口同比上升4.0%,连续两月正增长,1-12月累计同比上升5.0%,涨幅较1-11月回落0.4个百分点。12月对拉美出口同比上升6.9%,涨幅较上月扩大2.0个百分点,1-12月累计同比下降3.1%,跌幅较1-11月缩小0.8个百分点。12月我国对俄罗斯出口同比上升21.6%,涨幅较上月回落12.0个百分点,1-12月累计同比上升45.8%,涨幅较1-11月回落3.2个百分点。

自美国进口跌幅收窄,自欧、日、韩进口正增长。12月我国自美国进口同比下降6.1%,降幅较上月收窄9.0个百分点;自欧盟进口同比上升0.4%,较上月收窄1.2个百分点;自日本进口同比上升1.8%,为2022年3月以来首次转正;自韩国进口同比上升0.7%,同样是2022年3月以来首次转正。我国自日韩的进口改善,与近期消费电子等产业恢复有关。

自主要发展中国家进口形势分化。12月我国自东盟进口同比下降2.4%,降幅较上月收窄4.0个百分点;自非洲进口同比上升4.8%,较上月收窄3.8个百分点;自拉美进口同比上升18.4%,较上月扩大7.3个百分点。自俄罗斯进口同比下降10.8%,降幅较上月扩大8.1个百分点。

三、看产品:汽车、船舶延续高增长,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转增

从出口产品结构看,12月份农产品、机电产品出口保持正增长,高新技术产品出口转跌。其中,农产品出口93.4亿美元,同比上升2.2%,连续4个月正增长;机电产品出口1776.0亿美元,同比上升0.3%,连续两月正增长;高新技术产品出口770.3亿美元,同比下降1.4%,但相比于其他月份,增速仅次于11月。价格仍然是拖累项,但在低基数、外需回暖等因素支撑下主要产品出口表现亮眼。

机电产品方面,汽车、船舶出口延续高增长,手机出口回落,液晶等其他耐用品出口持续改善。12月汽车和汽车底盘出口金额同比上升52.0%,增速为8月份以来最高,出口量、价分别上升36.1%、11.7%;船舶出口金额同比上升28.6%,增速有所下滑,主要源自于出口量下降37.9%,价格保持高增长;12月手机出口金额同比下降9.1%,9、10月份的高增长态势出现逆转,量价分离看,出口量同比上升19.3%,但价格下降16.5%;12月液晶家用电器、音视频设备出口金额分别同比上升16.4%、14.7%、5.4%,增速均明显扩大。

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转增。12月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全面复苏,其中,家具同比上升12.4%,较上月扩大8.8个百分点,连续两月正增长;塑料、箱包、纺织品均由降转增,增速分别为4.2%、2.5%、1.9%;服装、鞋靴、玩具仍维持负增长,但降幅均有所收窄。劳密产品出口好转主要得益于2023年同期低基数叠加外需恢复。

价格因素对出口增速继续形成拖累。12月全球主要工业品价格同比增速继续回落,CRB综合现货指数月度平均同比下降7.7%,对出口额增速的拖累加大。重点出口产品价格涨跌互现,箱包、鞋靴等劳动密集型产品价格降幅有所收窄,汽车、船舶价格保持高增速。大宗商品价格普跌,农产品、成品油、钢材价格分别同比下降4.6%、7.5%、39.5%。

初级产品进口延续高增长,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增速下滑。12月我国进口品呈现以下几大特点:一是初级产品进口量保持高增长,12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下跌,进口商借价格低位扩大进口,其中,矿产品、煤、成品油、天然气、肥料、纸浆进口量分别同比上涨11.0%、53%、45.2%、23.1%、108.5%、50.3%。二是主要商品进口价格涨跌不一,整体价格较上月跌幅收窄,其中,农产品、煤、成品油、天然气等大宗商品价格降幅收窄,铁矿、铜矿价格连续多月上涨。三是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增速下滑,12月高新技术产品同比上升1.4%,前值为8.1%,其中,医疗仪器及器械进口同比下降4.8%,半导体、集成电路、飞机进口仍维持两位数负增,表明欧美高新技术封锁的影响犹存。

四、看未来:2024年进出口有望稳步回升

展望2024年,我国外贸形势有望稳步回升。一是市场预计美欧将于下半年进入降息通道,若主要发达国家正式开始降息,既能刺激全球经济回暖、提振外需,亦有助于带动利率敏感型行业触底回升;二是美国库存自2022年持续下滑以来已充分调整,2024年有望进入补库周期;三是我国2023年出口连续多月负增长,低基数效应带动将2024年出口增速上行;四是价格拖累将有所缓解,大宗商品价格目前已处于较低水平,2024年易涨难跌,从而对我国出口起到支撑作用;五是RCEP等自贸协定条款持续落地、国内自贸试验区提升战略加快实施,为增强国际经贸合作提供了政策加持,有利于提高我国出口商品的国际竞争力。

本文源自:金融界